电影预告片剪辑 — 发现影片精彩瞬间

By in 视频

我在 2004 年开始进行剪辑,刚开始是剪辑电视片,但是在 2005 年,我转为剪辑电影预告片,并且一直没有改变。

最美妙的事情是发现影片的精彩瞬间然后开始制作预告片。我已经剪辑了各种各样的影片,从高预算的大片(《谍影重重5》、《海扁王》和《普罗米修斯》)到较小的独立制作的影片(《锈与骨》、《爱的就是你》《猛于炮火》),我喜欢所有的影片,能够剪辑这么多种类型的影片对我来讲真是莫大的荣幸。

在过去的十年间,我亲眼目睹了行业的发展和变化,并且我知道一些剪辑师在软件和程序之间进行切换,但我始终是 Avid 产品的忠实粉丝。

我在伦敦 Empire Design 公司制作了第一部影片,现在我在美国纽约 Giaronomo 制作公司工作,在公司我是高级创意剪辑师。我最近正在剪辑《超新约全书》(The Brand New Testament)(导演:Jaco Van Dormael)这部预告片。

这部影片是 Michel Gondry(米歇尔·冈瑞)的奇幻黑色喜剧片。故事是关于上帝、他的妻子以及上帝的反叛女儿 — Ea(伊娅),Ea 由 Pili Gryone(菲莉·格罗因)完美演绎。他们居住在比利时的布鲁塞尔,与世人眼中的上帝不同,影片中的上帝是万能麻烦制造者,他是一个喜欢恐吓人类的不满者,不断的制造小意外或者是世界性大灾难。Ea(伊娅)经历过太多的“小灾难”后,决定进行复仇,她发短信泄露了世界上所有人的死亡日期使人间发生了混乱,迫使上帝不要辜负他“上帝”的名声。

当试图决定为预告片精选哪些精彩元素和瞬间时,我处于幸运和令人沮丧的位置。在影片的片断中还有许多幽默,我本能的被吸引了,所以无情的是来自艺术方面的挑战。

一个技术挑战来自于要用法语剪辑预告片。此外,我剪辑的源文件是已经嵌入字幕的,由于时间的限制,客户需要我从一个低分辨率的文件开始剪辑。像这种情况,被嵌入的字幕是额外的挑战,我不得不模糊这些字幕,然后再使用“Title Tool”重建它们。

当有了 Pro Res 功能,我从 Pro Res 格式的文件进行剪辑并且重建了所有字幕媒体并且保证是 1:1,因此一旦核准后,我能够导出全高清格式的媒体。

作为一名电影预告片的剪辑师,我的时间线要比许多长片剪辑师可能要稍微简单一些。短片剪辑是完全不一样的过程并且在剪辑预告片的世界每一个人的工作方法是不同的。在开始剪辑之前,我喜欢先了解我使用什么音乐,这将有助于给预告片定调并且知道转折点在哪儿。

对于这个项目,我实际上剪了三个不同的片断:一个 12 保护级剧场版预告片,一个限制级网络版本以及一个 30 秒 TV 版。我的关注焦点是限制级版本预告片。

经过一两天的工作后,我已经粗选了音乐的声音,并且设法弄清楚对话去了哪里。剪辑预告片让人抓狂的是:一般在第一轮时你可以自由支配,客户比较容易给出更多的详细需求。因此意味着你能够尝试更多的组合和排列,有时很难作出决定。这就是参数可以帮助的地方,特别是如果你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你就永远不会停止进行修修补补。当我有 100% 创作自由时,我有时会犯下优柔寡断的错误。

你会注意到这个时间线只是对话和音乐。我喜欢在开始添加音效、视频效果甚至基本音乐剪辑之前把故事讲好。

这个大约剪辑了一周。当我开始工作在音频电平时,我倾向于使对话全部统一并且围绕它们进行混音。我为对话添加剪辑点和叠化而不是关键帧。一些人说这是旧方法,但是在剪辑预告片的世界里,许多人这样做。我们倾向平衡所有事情并且使音乐上下起伏 — 比长片剪辑简单了很多。

我在视频层已经添加了许多字幕和模糊工具,我现在差不多了解了我要使用的对话。我就可以开始模糊并且输入所有字幕。因为这是初剪,我也知道了 DME 功能,这些是我已经归类的初始源文件和我逐步替换的其他音频。以前,所有的对话都来自于带有音乐和对话混合在一起的立体声的混音,这可能会变得非常混乱。

这是首次试映的一条时间线。我加入了更多音效,并且做了整理,把视频轨上那些占位空白都填入了内容。加入了动画、字卡。这一版的混音也更加完整,在音乐轨之外做了更多的淡入淡出和音效剪辑。

这是通过的版本而且是最后一版。神奇的是它直接跳过了初剪版本成为了最后通过的版本。因为在这两个时间线之间已经过去了相当长的时间。在这之间大约有 10 个不同的版本,尽管每个版本之间区别不是非常大,但是也改变了许多。

例如:在第二版本,我不得不在预告片的结尾更换了音乐。我们还有一个不同的版本,在电影标题后和广告前有不同。我们尝试着让上帝成为焦点。但是你们看 Ea(伊娅)是主角,她不是弥赛亚,她是顽皮的女孩。这就是走入影院的预告片!

《超新约全书》预告片

《超新约全书》预告片

了解 Media Composer

运用顶尖电影及电视剪辑师钟爱的工具,加速故事进程。现在,高清和高分辨率编辑过程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快速、轻松。

我是伦敦出生的预告片剪辑师,现在我在美国纽约 Giaronomo 制作 公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