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Royse 使用 VENUE | S6L 为 Sublime with Rome 调音

By in 现场扩声

在进入现场扩声调音领域之前,Grace Royse 是从一名录音师起步的,她在坦佩市经营着自己的工作室。她比较出名的客户包括 No Use for a Name、Dirty Heads、Cypress Hill 以及 Fitz and the Tantrums 等等。在过去的五年多里,Royse 一直是 Sublime with Rome 乐队的现场调音师和制作经理。作为 VENUE 的长期用户,Royse 最近也开始使用 S6L 系统。她正在为接下来的海外巡演做准备,目的地包括夏威夷、关岛和韩国,我和她聊了聊对于新控台的感受和印象。

调音中的 Grace Royse,S6L 系统由 Clearwing Productions 提供

DH:据我所知您最早是一名录音师,11 年前开始转向现场调音工作。您是如何进入这行的?有哪些重要的事件吗?

GR我曾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一家剧院工作过几年,最早参与的一些巡演都是朋克摇滚乐队,这也是我为何和S ublime with Rome 合作,这一切都像是一个圆。我在 Fat Wreck Chords 巡演中为 No Use for a Name 和 NOFX 工作,并且和 Aaron Glas 成了非常好的朋友,他当时还在为 Flogging Molly 调音。不过我没能和 Flogging Molly 一起巡演,但我们的几支朋克摇滚乐队都是一起巡演的。

我们在一起工作的时间不算短,Aaron 绝对是我最重要的五个导师之一。当调音遇到问题时,他会对乐队说:“哦,你们再来另一首歌,这很好。”他不是一个头脑发热的家伙,他是一个能保持冷静,并且让事情顺利的人。在朋克的世界你会和六七支乐队一起巡演,保持冷静绝对是需要学习的重要技能。

之后我就去给 Sublime with Rome 做了几年监听调音师。我开始和我的一个当制作经理的朋友学习,尝试做更多主扩调音的事情。学习的过程就像做他的影子一样,希望能学到一些东西,谢天谢地我做到了。几年之后 Aaron Glas 和我终于一起做了 Fitz and the Tantrums 的巡演。我们做了三场世界巡演,每一场的录音专辑都达到了金唱片销量。

在 Red Rocks 装台

两年前我被邀请去做 Dirty Heads 乐队的主扩调音师和巡演经理,和他们巡演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的经理(同时也负责管理 Sublime with Rome)对我耸了耸肩膀:“看来你干的不错,回来为我们工作吧!”我一定会去,这就是工作。你永远不要烧毁一座桥,因为你不会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需要过河,需要请求某人的帮助或是被欢迎回去。

所以从始至终每个人都是朋友。过去的几年我很幸运能被邀请回去做制作经理和主扩调音师,这非常棒。当然我希望自己参与的演出越来越好,挑选自己的设备、组建自己的团队、安排自己的卡车,这些都让我感到非常快乐。当我能够选择我自己的舞台经理和自己的扩声系统,以及做出重大决策,而不是让别人替我做决定之后,一切都运行的更加顺畅。

我同时还为 Sony 音乐集团做艺人管理工作,让一个制作经理来做这个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不喜欢这个,我宁愿同时做两场演出。

 

DH:那您是如何发现 VENUE | S6L 的?是什么原因让您想要使用它?

GRClearwing 公司在他们的一场国内巡演中提供了 S6L,我的系统技术专家 Eric Thomas研究了它好几个星期。我们当时在为夏季巡演做准备,我在挑选我用到的扩声设备并把它们组合在一起,他对我说:“你一定要试试这个。我可不是想卖你什么东西,但这绝对是你想要的,我发誓!”他完全没有让我失望。我走到台子边并且爱上了它。工作流程是如此简单,我还能把我的旧工程文件都整合进去。

Red Rocks 的日落

DH:在这之前你用什么设备混音?

GRProfile 系列无疑已经成为业界标准了,不过在我最近一次和 Sublime with Rome 巡演之前,我在另外两场巡演里使用了 Soundcraft Vi 系列,我也非常喜欢它们的工作流程。我喜欢这台子的摆放方式,你可以决定把编码器用在哪个位置,还能真正的自定义工作流程,当然不会像 DiGiCo 那么过度,就像在演出前把宜家家具拼起来那样简单,你知道吗?

在我开始我的演唱会制作和主扩混音职业生涯之前,我是录音棚里的录音师和混音师,所以我理解话筒技术、增益架构、频率、均衡、压缩、混音等等,这些东西的微小变化都能引起巨大的不同。这是非常挑剔的角度,你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在调整摆位和音色上,并要保护乐器的特性不被改变。

因此,当数字时代来临,我们看到数字调音台无处不在,我遇到的问题是所有困难的工作都被压缩了。在我成长的时代,AD 转换是非常重要的,采样率、比特深度,这些都是我们通道健康的重要元素。11 年前当我进入现场扩声领域时,最大的挑战一直是如何保证健康的增益架构,因为我们要用这些通道来做非常大量的工作。

这些乐器还要面对舞台混乱的音量干扰以及不规则的场地建筑声场。例如我的上一次巡演,我们用一支 RF 话筒来拾取钢琴,远离主扩前端,在一侧用来提升乐器的空气感,听上去很好混音,对吗?但在演唱会上,我们不可能拥有录音棚中奢侈的安静环境,永远都要面对各种不同的选择。

你需要有使用各种昂贵插件的能力,但对我而言,我不会太过依赖它们(而且我们不是在讨论这些数字调音台的话放质量),它们是不错的话放,但每一步都提升增益和微调并不是我喜欢做的。所以回到我最初所受的教育里,我知道我该对我的乐器们做什么。我知道如何保证通道的健康,而且当我造成破坏时,我能马上听出来。

我知道当我把成千上万的插件放入通道中后,它们只会各行其是,我能听出来事情在变糟。当我第一次见到 S6L 时,首先我就注意到了它自带的插件是多么的优秀。老实说,我不愿意再去装那些花费了我两千美元,却让我听出它在破坏我通道完整性的插件。

S6L 不会压缩我的音质。我试过在两个复制的通道中切换,一个有插入信号,另一个没有,我能听出通道原始增益结构的真实性并没有受到损失。我并不反对使用增益,我会保证我的通道有健康的压力来做它需要做所有事情,但我不会时不时的调整增益或微调,一步都不会,你知道吗?因为我是用模拟调音台长大的,我不会这样做。你需要在最开始的部分做决定,然后继续前行。除非你需要做一些疯狂的大动作,你才会回头去调整话放。其余时间只会用压缩器做一些小小的增益补偿,这就是我的混音风格。

我的系统技师 Eric 是个疯狂的人,特别是在关于物理、声学和频率响应上。我从他身上学的越多,对他新的认识也越多。他的能力在于保证演出效果在不同场馆之间的一致性,以及在一个空间内声场的一致性。无论是在草坪上还是在体育馆的顶层,都能给我带来录音棚级别的一致性,我以及爱上学习使用这个台子了。他也能不断让我了解我对其他数字台子的抱怨,也是他推动我真正了解这个台子的。

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经过三个月的钻研,我对这张台子的了解与日俱增。过去我也用过很多调音台,我绝对能找到压缩门限在哪里,但现在我找不到输出设置,无法扩展,我也找不到引擎电源。哦你想用你的插件来做更多是事?抱歉。把更多重量级的外部设备或超低混到另一个台子吧,随便你们。

但我能肯定的感觉到这张台子会和我一起成长,我会找到所有输出和路由选项的用法。我也会找到引擎电源的使用方法,我希望未来几年你们会把它增加到插件里。我确定已经找到了我喜欢的,但我也会考虑其他一些事情,当然你们也会继续做出改变。随着我们谈话的继续,我也有很大的信心来和调音台一起共同成长。我知道它的能力有多大,会有大量的发挥空间来让我使用它来做我需要做的事。

几个月前的巡演我摸清了 Profile 的每一个细节,没有任何遗漏,我探索了每一个角落。Profile 是一个可靠的平台,但我也很高兴 Eric 把 S6L 推荐给我。

Sublime with Rome 不是那种有 150 个通道的大演出,我很高兴能在没有各种外部压力的情况下使用 S6L 工作,这些压力包括大量巨大的设备、九个部门的人都盯着你、烟火技师需要另一个封闭的对讲通道等等。能心无旁骛的研究台子的感觉真好。

DH:巡演时您是如何开始设置调音台的?您会根据现有的 VENUE 文件调整还是从头开始设置?

GR实际上两种方式都需要,要看哪个能让我更好的工作。我们会有一些基本的预先制作,但有时我会使用 Profile 调音,并且没有我的设备和全部制作支持。巡演时有两个星期我都没有 Eric 和我的设备,知道我们再次会合。我可以加载我的 Profile 文件来工作,当然需要更换一些插件并做一些调整。

老实说,我记得我调整的非常快,从零开始是我的风格。它们是两种不同的野兽。暖场乐队的调音师带着 VENUE 文件走向台子,然后发现需要转换,我能帮到他们,让转换非常顺利。他们操作的不错,离开时很开心。但因为我知道我将使用这台子三个月,开始的新鲜感非常重要。

系统工程师 Eric Thomas

DH:您会使用虚拟试音还是只让乐队做现场试音?

GR我有时会使用虚拟试音,大部分是在流行或电音的项目上。不幸的是,摇滚乐队的舞台音量是演出的重要部分,无论你喜不喜欢。虚拟试音是有帮助的,但这不是故事的结局。我的乐队从不试音,他们信任我,放手让我和技师们去做。我会让技师来演奏,因为我需要听到音箱在房间里的声音效果。技师们给自己的乐队起名叫 Mustache Ride,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他们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非正规乐队。

他们会即兴演奏一些歌曲,这正是我需要的。除非是一个舞台音量很低的流行表演,我才会使用虚拟试音来检查 Eric 的工作,确保场地声场的一致性和主扩的覆盖度都令人满意。这就像是 Smaart 一样的工具,但并不是唯一的工具。Fitz and the Tantrums 的 Aaron Glas 经常使用虚拟试音,他很擅长这个。乐队如果不想试音的话甚至都不用出现。

使用 Avid Pro Multiband Dynamics 插件

DH:您每场演出都会录音吗?

GR基本上每场都会,但我并不认为有这个必要。有很多乐队都有这个需求,所以我们会满足他们。Kygo 和 John Legend 的巡演我们每个晚上都会用 Pro Tools HD 做分轨录音。

 

DH:您会使用新控台上的哪些插件?

GR你们的 Pro Multiband 非常赞,我希望能多有两个小的可变带宽可供添加,现在我只能叠加它们。大部分朋克和说唱的家伙喜欢用手握话筒头和冲入人群,你会希望能控制这些频段。但不管你怎么做,频段都会变得很脏,你只能调节 EQ 直到控制住啸叫,但这会毁掉你的音色和增益控制。在现场我们必须要做很多纠正措施,但我们仍然尽力保证声音的品质和艺术性。这些年我已经花了几千美元在多段控制的设备上,并试着让它按照我希望的方式工作。我很高兴你们添加了这个,你知道我会使用它的。

对 Sublime with Rome 来说,Rome 的人声在录音棚中使用了 LA-2A,所以我使用了你们的 BF-2A 和多段压缩。我喜欢磁带延迟和混响,但并不算深爱。我们能用 Reverb One 和 ReVibe II 来得到我想要的声音。Pultec 用在贝斯上非常棒,超越了所有压缩器,你立刻会摇摆起来,冲击力无处不在。Eric 经常开我的玩笑:“我需要再给你一台 Impact 吗?”我可不会害羞,机架上全是它们。我真的很喜欢你们的 EQ — Avid Channel — 超级有用。

我的另一个导师是 Bryan Cross,他是 Gwen Stefani 的制作经理。当我从录音棚生涯过渡到现场领域时,我会感到困惑,如何采取果断的行动来获得好的声音。最初的阶段我会比较胆怯。Bryan 是第一个对我说这些话的人:“Grace,不要怕做一个积极的 EQ 调节者。不要因为一些老家伙说‘这看起来挺怪’就不敢做你认为能带来好声音的事情。”我们成为今天这样一个调音师是因为我学会了让我的耳朵做最终的判断。

VENUE | S6L 现已供货

新一代现场扩声系统 — VENUE | S6L 系统,助力轻松承接世界上最严苛的制作需求。

了解更多
现场扩声系统和音乐制谱产品高级市场经理。在加入Avid前,就职于Euphonix 和E-MU Systems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