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最佳剪辑奖《血战钢锯岭》是怎样炼成的?

By in 视频

《血战钢锯岭》是由梅尔·吉布森执导的战争历史片。影片改编自二战上等兵军医戴斯蒙德·道斯的真实经历,讲述他拒绝携带武器上战场,并在冲绳战役中赤手空拳救下 75 位战友的传奇故事 。该片故事节奏有张有弛,既极度写实更饱含诗化的美学风格,在惨烈中努力营造出一份崇高之美。此片凭借快节奏而紧紧捉住观众情绪的完美剪辑获得第 89 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剪辑奖。近日,本刊独家采访了《血战钢锯岭》剪辑师 John Gilbert,他向我们讲述了用 Avid  Media Composer 来完成整个影片剪辑的背后故事。

我是最早一批使用数码剪辑的人,使用 Media Composer 剪辑既高效又直观。Avid 是被行业广泛认可的,满足了我所有的需要。

—《血战钢锯岭》剪辑师John Gilbert

John 是土身土长的新西兰人,虽然从小热爱电影,但在当时电影工业并不发达的新西兰,他少年时从未想过以电影为生。在大学攻读历史学位期间,他偶然得到了一个在新西兰国家电影机构工作的机会,从此他就再未回到校园。之后,他来到新西兰电视台担任剪辑师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认定剪辑是自己的终身事业。而现在,John 作为独立剪辑师,参与各种电影剪辑工作。在完成《血战钢锯山岭》之后,John 担任了《教授与疯子》(The Professor and the Madman)的剪辑师,与梅尔·吉布森(Mel Gibson)及肖恩·潘(Sean Penn)合作;目前,他正在剪辑 Baltasar Kormakur 导演的电影 Adrift。

数字时代电影拍摄的素材量越来越大,一部电影几百个小时的原始素材已经是常态。《血战钢锯岭》有一天的素材竟然达到九个小时之多 。John 介绍了应对这种情况的方法:“首先,我的助理会按照不同场景进行镜头的归类整理,这样我能够每次专注于一个场景。之后,我会逐一挑选每个场景中有用的镜头;这之后开始进行粗剪,如果时间足够,我会把粗剪做得更细致一些。在整个过程中,我会每天保持和摄影师的沟通,对他们每天拍摄的素材内容做到心中有数,这非常重要。”

在该项目中,John 的第一助理 Carly Turner 负责每日的工作计划,视效助理 Kathy Freeman 负责跟踪所有视觉效果素材:“12 周的拍摄结束后,Carly 帮助我将声音和音乐加入到粗剪后的情景中去。片子前后制作周期差不多 1 年的时间,这个过程非常顺利,所有人都很喜欢我们的剪辑,也因此有了足够的时间在音效和视觉效果上下功夫。”对于团队的有效合作,John 对 Avid ISIS 存储的功劳赞赏有加:“我们使用 ISIS 来存储和共享素材,这样一方面节省了很多时间将素材拷贝到不同的系统中,另一方面也保证我们剪辑的是最新的正确版本,这是其他软件无法做到的高效和精确。”

数字化的工艺流程中剪辑成为各工种交汇的平台,John 表示 Media Composer 的素材管理和共享功能帮了大忙:“我的 Avid 绝对是各项工作的核心,通过它,我们精确关注不同版本的拍摄制作,确保这些版本都是正确的并且是我们需要的,对我来说 Avid 是没有任何漏洞的。”但他同时强调,一个好的助理去帮助管理也非常重要,“我的助理 Carly Turner 女士会一直不停的与声音组、调色、视觉特效团队保持沟通,将剪辑的最新版本与其他部门共享,并根据他们的要求进行不断优化,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导演梅尔•吉布森要求战斗画面要真实和可信,甚至逼真到让人害怕。“这绝对非常重要,只有这样,主人公戴斯蒙德·道斯的英雄气概才能表现出来。”为了达到目标,John 非常小心地保证所有影片中的镜头都连贯而真实,“我一直保持这种要求从来没松懈过。音效方面的设计也让这种逼真的状态得以保持。”在这方面,Media Composer 在视觉特效方面的功能帮了大忙。“我的视效助理 Kathy Freeman 女士可以通过 Avid 创造出非常精致的临时视效*,从而使我非常准确地判断电影的最终呈现大概是什么样的。胶片时代,我们剪辑电影时这部分工作大多靠想象来进行。此外,系统的可靠性非常重要,我的 Media Composer 从来不会死机,这是某些系统做不到的。”

*译者注:临时视效,temp effect,即剪辑时所制作的特效镜头预览,在 DI 阶段由最终的特效镜头进行替换。关于剪辑如何与视效部门交互,可参考微信公众号“PostHustle 后期骗局”的文章《剪辑组与视效公司如何愉快玩耍》链接:http://mp.weixin.qq.com/s/oj0bDATAJaSc422vqjRaAw

《血战钢锯岭》所表现出的张弛有度的剪辑节奏以及剧情张力给观众留下很深的印象。在从事了剪辑工作 30 年之后,John 坦言他大部分的决定都是靠直觉:“有些剪辑师的直觉是有生俱来的,有些人就没有。”在影片中共有三个战争场景,在第一个战争场景中 John 决定不用任何音乐,只用音效:“这本不是在计划当中的,声音组得到这个消息后也很激动,我们只做了一个以音效为主导的 11 分钟非常真实的战斗场景。”而在接下来的第二个战斗场景中,他选择了非常悲壮的背景音乐,来达到一个情感升华的效果,让音乐来帮助观众情绪的推进。Media Composer 在声音设计方面也提供了很多便利:“我做了个临时音乐轨道,我的助理加入声音特效。临时音乐让我标记出感情和故事上的变化点在哪儿,剪辑需要有音轨才能把节奏搞对。”另外,由于电影声音制作大多用 Avid Pro Tools 工作,作为同一平台的软件,Media Composer 里面做的声音效果在 Pro Tools 都可以读到,大大方便了工作的衔接。

John 从 1994 年就开始使用 Avid Media Composer,是它的忠实粉丝,但他仍然强调自己并非一个技术疯子:“技术固然重要,你需要明白动作、景别和连贯性都需要什么样的剪辑技巧去实现,在此基础上去关注更宏观的问题 — 如何叙述故事?什么样的表演是最好的?如何与导演有效沟通?这些才从根本上决定你能成为一个多棒的剪辑师!”

了解 Media Composer

运用顶尖电影及电视剪辑师钟爱的工具,加速故事进程。现在,高清和高分辨率编辑过程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快速、轻松。

作为 Avid 中国区市场部经理,我希望将中国的成功案例传递到其他的国家,让国际合作变得更加丰富。并且,很高兴能将全世界最先进的经验和工作流程与中国的用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