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奥运会闭幕式创作音乐

By in 音频

奥运会闭幕式工作团队是由才能卓越又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组成。我们的混音师 Flavio Senna 也不例外,他曾经制作过无数的巴西经典音乐,也曾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做现场 PA,职业生涯中屡获大奖,其中包括格莱美奖和拉丁格莱美奖。他也是最具传统的专业唱片工作室 Companhia dos Técnicos(又叫做 CIATEC)的共同所有者,这个工作室位于里约热内卢,数十年前叫做 RCA 工作室,收购前隶属于一个唱片公司。奥运会闭幕式上绝大多数音乐都是在 CIATEC 录制和混音的。录音师是他儿子 Flavio Senna Neto、William Jr,或者是 Arthur Luna。

在采访中,Flavio Senna 和 Flavio Senna Neto 都讲述了如何为奥运会闭幕式进行录音及混音。

Flavio SennaEduardo Andrade Flavio Senna Neto

Flavio,您曾经担任奥运会配乐的混音师,也曾与音乐总监 Ale Siqueira 一起合作过其他项目。选择在这里制作奥运会配乐混音主要是由于这是你们的地方,这里你们最习惯,也是因为必须考虑这些工程需要被许多不同系统使用。清楚到这点,你们就决”Mix in the box”。能告诉我,你们选择了什么工具,你们又做了哪些工作来与团队和系统同步,让多系统相互兼容?

SENNA我曾与 Ale 共事多次,我们互相非常了解。他把工程发给我,我就按他的要求执行,但我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处理。所以这就需要信任和亲和力。我们原计划使用 Euphonix 混音,但是我们发现配合 HDX 系统,在工作站里做出的音效非常好。因为我们必须快,有大量的要求需要我们去执行,所以我们决定在混音工作站里去做“Mix in the box”。

 

自从您从原始版的录音开始,就已经参与项目,对吧?

SENNA是的,这是我从 Ale 那要求的。因为在最后阶段,我们不能投入过多的时间来制作最后混音,我要求随着音乐片段的制作,就将新元素随着录音混合进去。比如,如果小提琴加入音轨之后,其他所有都是平衡的。所以我只需要随着新元素的增加更新我的混音,我就准备好一切来如期完成任务。我们花了三天时间检查所有混音,确保最后交付的时候一切都处理好。

 

所有参与项目的艺术家遍及巴西全国,主要是因为 Ale 想要向不同文化和音乐形式的编曲家致敬。这些来自不同音乐室的录音和工程是如何传送的?

NETO最开始,我们决定所有人都使用 Pro Tools 12。所以我们只需要做一些 IO 调整,然后就可以了。我们尝试使用每个人都能获得的插件,但是当我们没有某些插件,我们将使用 Track Freeze 或 Commit。我们只需要打开这部分然后进行录音。也不复杂。

SENNA我们和 Ale 决定从一开始所有工作都要通过 Companhia dos Técnicos 的质量控制。在马塞约、巴伊亚和圣保罗,每人都做的很好,但他们都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工作。所以到了混音的时候,我们决定使用我工作时的混音标准来统一。

NETO由于这些录制的音轨都是不同工作室完成的,最终都需要有人从音色的角度来把它们调平衡。在同一歌曲中的不同音轨有时也是在不同地方录制的,所以当混音的时候,我们需要将所有的音轨统一起来。所有的音乐都是故事的一部分,并且它们需要在情境中呈现。

Studio 2 的录音间,CIATEC

Senna,有一个事吸引我的注意力,在混音过程中,您不仅要做出技术决定,比如采用EQ和压缩器,但您还需要做出编曲决策,比如将某些元素静音、制造延迟和声音色彩。您可以使用原声乐器,但是将收音机或 Lo-fi 的效果加上。不需要制作人或者 Ale 在场便可下决定。这体现了他对于您的信任,因为大多数决定都与最后安排相结合。请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制作这方面的工作。

SENNA我认为当某人选择项目中工程师的时候,他想要工程师能提供的所有工作有:音乐和面对项目安排做的创意性贡献。因为我与 Ale 较为亲近,我知道他喜欢什么;我知道许多他想要的是什么和他最后想要的结果。我也知道什么时候他不需要。项目中,他没有时间去考虑他经常使用的 delay。Ale 有很多极好的创意,我也从他身上学习了很多。所以当我设想适合的东西,我会直接加入这些元素,因为我知道他会接受。比如说,当我静音某些东西,也是因为我们可以更多的动态。或者是因为在同一频率区间,有两三个音频源。这就是我有时需要做的工作。当制作人不在身边,我完成所有个人认为需要做的事情,之后给制作人展示。这是混音工作的特点之一。

 

您将这些音轨混合,您知道它们要在马拉卡纳体育馆播放,也会广播到家庭系统中。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音乐环境。您做了哪些不曾做的工作来处理这些混音工作?

SENNA:使用 CIATEC 混音的优势是我们的监听系统。我这里有一个 PA(JBL 4350H)和一个电视(雅马哈 NS10)。我真的这样理解。我有使用 PA 的经验,也对马拉卡纳非常了解。我知道这里需要什么样的声音,需要建立什么样的频率。我没想过有 7000 人会在现场,但我也留了一些工作给 PA 工程师。我考虑的更多是广播节目,亿万人都会收听到。频率范围在考虑家庭电视系统时,就不同了,所以我会将这些考虑在我混音决策中。我有很多中低频,并清理了低频和中低频中间的频率。在录音时,我留了一些音频污迹在里面 — 我喜欢这样。这让声音更加颗粒感,更加有节奏,声音少了一些电子痕迹,少了一些加工痕迹。但是对于奥运会项目,我不得不清理这些,因为要在马拉卡纳播放和广播中播放。

混音棚

您能列举五个您喜欢使用的插件吗?

SENNA我喜欢 Slate 插件和 FG-Grey Compressor。我也喜欢 Revival,经常使用,Neve EQ 也不错。从 Waves 这看,我不能没有 Q10。

NETO总体来说,我经常使用 Waves 软件包,我们需要的和经常使用的大多数插件,比如 Q10、H-EQ 和带有 RBass 的 Renaissance 都包含在这个软件包里。有了这些插件,我们可以做任何项目。但是由于我们需要和处于其他地方的团队工作,我们都定义了需要订阅的插件,最后了解新的插件。

 

在工作室里,您有 HDX cards 和许多 HD I/O 界面。告诉我们当您从 HD3 系统进行升级时,您对声波变化和处理能力有什么感觉。这些改变是如何影响您的工作流程?

 SENNA当我们购买 HDX 系统时,我们设立了旧式的盲测,可以比较 A 和 B;我不想知道哪个是哪个。我不想被影响。当时有 12 个工程师在一间房间内听打鼓的录音来做比较。我们都挑选了 HDX 系统。立体声效果、清晰度、更广更大的感觉空间。

NETO不是 HD3 系统不好—我们使用了 10 年。但是 HDX 的获益是非常重大的。

SENNA是的,这是我看到的最重要的改变之一。两个系统中有明显的区别。HDX 具有全新的 HD I/O,这是重大的革命,是明确无误的声音。

NETO对于处理工作,在工作室内,我们需要随时准备参与各类项目。今天我们已经有了一套设备拥有 64 个 I/O 通道,我们可以将插件以 192KHz 的速率插入所有的通道中。

SENNA我们有 2 个 HDX Card 和 4 个 HD I/O 界面

在 CIATEC 的 Studio 2 的录音间里的 SYNC HD 和 HD I/O

 

当所有的混音工作在 CIATEC 完成后,我将公开音乐文件,按传送要求,将所有的设备子类型分成 Stem 文件。这些 stem 文件都会发送至 Carlos Freitas。因为他独立掌握分开的 Stem 文件,他用另一种方式与您的混音工作对话。在过程中,您们是如何沟通的?这个动态过程是怎么样的?

SENNA我去过 Carlos 的设备那里多次,他也来过 CIATEC 多次。他知道我正在哪里混音。他也处理许多我制作的录音;他知道我喜欢什么,我也知道如何按照他的方式做。我知道什么样的频率不受欢迎,什么种类的压缩方式应该避免。所以我记得他在我之前做过的工作。他不需要在处理过程中,解决声波问题,因为我在混音的时候就考虑到他处理时收到的限制。在混音时,我们比在 Master 过程中要做的更多。所以我目标是帮助 Carlos 工作更便利,让他可以获得高质量的音质。

创建。协作。被聆听。

通过Pro Tools,为电影/电视剧创建动听的音乐或声音,连接全世界最棒的艺术家,制作人和混音师。

了解更多

作为Avid巴西和拉丁美洲的专业音频解决方案产品专家,我对于音乐和音频充满热情。我的工作重点是音乐,也从事后期制作和现场扩声工作。在 2013 年,我获得了两项拉丁格莱美奖提名,分别是录音工程师和混音工程师。很幸运我有机会和行业内最具潜力的专业人士一起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