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接片台到非线编 — 资深剪辑师罗恩•苏斯曼回顾 30 年来剪辑工具的变迁

By in 视频

本文作者罗恩•苏斯曼,出生于亚利桑那州斯科茨代尔,全能型剪辑师,从商业广告、体育、纪录片到院线剧情片都能剪。同时他也是一位音乐家、画家和摄影师。因工作关系,目前在亚利桑那州和加州两地来回飞。

作为一名自由剪辑师,我可以自由选择接哪些类型的活儿,这是身处这样一个小工业领域的一大优势,我很享受这点。不过呢,接什么样的活儿用什么编辑软件,这两者有一定关联度。所以我得熟悉所有的剪辑软件,甚至包括动画特效软件和调色软件。

我最近手上的项目是导演丽莎•伊士曼的一部自传体纪录片。她需要一名熟悉 Avid 系统的剪辑师合作,帮这部纪录片做缩编并完成成片,同时还要剪一个预告片出来,以便参加马德里电影节。这部影片讲述了丽莎在其家族酒店中的生活片段。作为对比,还讲述了她的祖父从一无所有的移民,到一手建立起钢铁和酒店商业帝国的故事。影片的粗剪版是在 Avid 上完成的,所以缩编也好,预告片也好,当然最好也在 Avid 上制作。

精剪期间,我看了无数遍本片,对于预告片该怎么剪已经胸有成竹。片子里有三条故事线,最终交织出了丽莎家族故事的完整图景。所以重要的是展现出那些关键时刻,这样就可以在不过度剧透的前提下让观众了解丽莎是怎样一个人。

影片的粗剪版是丽莎在自己家里的 MacBook Pro 上用 Media Composer 的老版本剪出来的。预告片的剪辑,我有机会在我的电脑上安装了最新的 Media Composer 8.5.3 版本,好好跑了一下。我认识很多有才华的剪辑师,但不是每个人都熟练掌握 Avid。我在 1990 年就开始用 Avid,我记得它的序列号是 #6。直到现在一直在追随 Avid,每个最新的 beta 版我都会试用。MC 8.5.3 增加了很多新功能,在提升效率方面有很大提升,也帮我节省了大量时间 — 谢天谢地,因为我必须得在电影节开幕前把预告片完成。
从接片台到非线编 资深剪辑师罗恩•苏斯曼回顾 30 年来剪辑工具的变迁

我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跟广告代理合作,为百威、尼桑、可口可乐这样的客户剪商业广告。我们是最后一代从接片台上剪 35mm 胶片开始职业生涯的剪辑师。这个过程让我学会了视觉思考(think visually)。80 年代末,我在洛杉矶的 Miller/Wishgengrad 做剪辑师,那时我们开始从 35mm 胶片转向使用乔治•卢卡斯的第二代 EditDroid 编辑系统。这套系统使用 7 台光盘播放器,某种意义上说,在播放方面它可以算是“非线性”的,但局限性也很明显:可播放的光盘数量,以及每张盘上可存储的素材量。在 1989 年的 NAB 展会,我第一次看到 Avid 系统,摆在一条偏僻通道不起眼的小桌子上,但我立马就被它吸引住了。那以后没多久,我就跳槽到了芝加哥的一家后期公司,因为他们刚刚购买了一大票 Avid 系统。

Media Composer 很好地兼容了我在 35mm 胶片时代的工作习惯,同时也将剪辑的灵活性提升到了胶片所不能企及的高度。我从没做过基于磁带的编辑,所以预卷啊、EDL 啊、时码啊这些概念我全都不关注。我只关注素材本身,脑子飞快,手也快。保持创意,专注于讲故事,这就是我的诀窍,无论项目是 30 秒的广告,4 分钟的企业视频,宣传片,或是一部标准时长影片。Media Composer 能够跟得上我的速度,能够帮我找到那些片子中的关键时刻(the moments),来调动观众情绪。同样重要的是,Avid 很稳定,磐石般的稳定。我很放心把我的工作放在 Avid 上,它的那些工具,还有它的资源管理,都让我感到踏实。可以说,Avid 为其他非编系统设定了一个标杆和模仿对象。

作为 Avid 中国区市场部经理,我希望将中国的成功案例传递到其他的国家,让国际合作变得更加丰富。并且,很高兴能将全世界最先进的经验和工作流程与中国的用户分享。